专门研究偶然发现当今社会阶层带来影响儿童亲当今社会犯罪行为

  • 时间:
  • 浏览:16

来源:中国科学院之声

社会阶层是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早在100多年前,社会科学家就指出,社会阶级是社会生活的一个重要方面。心理学研究表明,社会阶层影响着人们的审美偏好、语言、健康和幸福。不仅如此,社会阶层也影响人的行为倾向,比如亲社会行为。亲社会行为是指人们有意的、有益的行为,包括分享、合作、帮助、捐赠和安慰。

有研究者提出“你拥有的越少,你付出的越多”,即来自低社会阶层(如穷人)的人比社会地位高的个人(如富人)更亲社会。这个观点非常符合我们的直觉。我们经常听到吝啬的富人和友好的穷人的故事。《格林童话》里有一个故事:有一次天黑了,上帝错过了夜晚,他要求在富人家里过夜,但是富人把他赶走了;然后,他来到穷人家,穷人热情地招待他。“虽然他们给不了多少,但会真心诚意地对待他的一切。”。民间说“有钱就是不厚道”,也认为富人不友善。为什么穷人更亲社会?社会心理学家皮夫和克劳斯认为,与高社会阶层的人相比,低社会阶层的人拥有的资源更少,因此他们在社会生活中需要更多地依赖他人。因此,他们会更关心他人的需求,对他人更友好。

然而,一些研究发现了相反的结果。有研究人员收集了来自不同国家或地区的大规模样本,发现与来自低社会阶层的人相比,来自高社会阶层的人更容易进行一些慈善捐赠,为慈善事业提供更高比例的家庭收入,更容易成为志愿者,更乐于助人;在与陌生人互动的经济游戏中,他们更容易信任别人,也更值得别人信任。研究人员认为,高社会阶层的人更亲社会的原因有几个:第一,他们对弱势群体有更强的同情心,同情心可以促进人的亲社会行为;其次,他们的社会责任感更强,所以更愿意回馈社会和他人;最后,高社会阶层的人可能会把亲社会行为作为提升自己或凸显自己主导地位的一种方式。以上观点被《孟子》的名言“达可同时助天下”、“古者,成者,利于民”所印证。当今社会有很多这样的例子。

是富人更亲社会还是穷人更亲社会?以往的研究得出了不同的结论。近日,中国科学院行为科学重点实验室课题组博士生匡毅与宁波大学心理学教授王进行了一项合作研究,旨在探索社会阶层如何影响人们的亲社会行为。结果表明,亲社会行为不仅取决于实施者的社会阶层,还取决于目标的社会阶层。

基于中国城乡二元结构,本研究考察了社会阶层对儿童亲社会行为的影响。通过两个实验,本文提出“中国城乡二元化是否导致农村儿童与城市儿童对社会经济地位的主观感知存在差异?”以及“中国的社会阶层如何影响孩子的亲社会行为?”研究的问题。

在实验一中,研究者调查了湖北农村一所小学和浙江一所小学的303名高三学生(平均年龄11岁左右)。参与调查的学生自行完成了一份问卷,内容包括测量儿童的主观社会阶层地位、亲社会行为和一些人口学信息(性别、年龄等)。)。问卷改编自《麦克阿瑟主观社会阶层量表-青少年版》(麦克阿瑟主观社会地位量表——青年版;古德曼等人.2001)和经典的独裁者游戏(DG)测量儿童对农村和城市人的社会地位的感知(见图1)和儿童的亲社会行为。《主观社会阶层量表》年,金字塔越高,社会地位越高;金字塔越低,社会地位越低。独裁者的游戏任务让农村和城市的孩子假设他和一个农村孩子/城市孩子/陌生孩子赢了100元。现在该由他来决定给自己分配多少元,给农村孩子/城市孩子/陌生孩子分配多少元。孩子们分配给接受者的钱越多,他们的亲和力就越高。

结果表明,城市和农村儿童都认为城市人的社会经济地位高于农村人(见图2)。更重要的是,无论是城市儿童还是农村儿童,分配给农村儿童的金额都高于分配给城市儿童和没有特定社会阶层的儿童的金额(见图3)。

实验二是在为期一周的公益夏令营中进行的实地研究。来自全国各地的农村和城市儿童参加了夏令营。本实验的目的是在更生态的环境中反复验证实验1的结果,考察一段时间后的社会接触是否会影响儿童的亲社会行为。研究人员在夏令营的第一天和最后一天调查了159名儿童,以测量他们的亲社会行为和人口统计信息。

衡量独裁者博弈问题包括两种情况:第一,要求孩子在自己和另一个社会阶层的孩子之间分配100元,他们愿意为自己保留多少元,分配给对方多少元?第二,要求孩子在自己和另一个社会阶层的孩子之间分配10本笔记本,并询问孩子愿意为自己保留多少本笔记本,以及分配给对方多少本笔记本。

在这两种情况下,发现农村孩子分配到的资源(钱和笔记本)比城市孩子多,无论是城市孩子分配还是农村孩子分配。而且这种趋势在经销商是城市儿童的时候更明显。一周的社交没有影响以上结果。

综上所述,孩子的亲社会行为会受到自己所处的社会阶层和对方所处的社会阶层的影响;所以不能笼统地说高社会阶层的人更亲社会,或者低社会阶层的人更亲社会。

本研究对农村流动儿童融入城市生活(主要是与城市儿童互动)有一定的启示。首先,发现小学生在家庭中的经济社会地位受到城乡二元化的影响。农村孩子和城市孩子都认为农村孩子的社会地位较低。如何消除农村儿童“自卑”的主观感受,是政府或教育管理部门需要关注的重要问题;其次,农村孩子比城市孩子对其他农村孩子更友好(分配更多资源)。这种“热身”行为有助于他们应对城市生活和学习中的威胁情况,但可能不利于他们与城市孩子的关系。幸运的是,在这项研究中,发现城市儿童愿意帮助和善待农村儿童。因此,增加双方的社会接触,创造公平和谐的环境,可能有助于城乡儿童相互理解,消除偏见,促进融合。

研究结果发表在《社会心理学和人格科学》杂志上。

图1 麦克阿瑟主观社会阶层量表-青少年版(改编版)

图2农村和城市儿童对农村和城市人社会地位的评估。注:* * p. 001

图3农村和城市孩子分配给农村、城市和不熟悉的孩子的钱数。注:* * p. 001

图4农村和城市儿童分别分配给农村和城市儿童的金额(左)和笔记本数量(右)注:*第01页,* * * *页.001

来源: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